一雁南来拍案奇_重庆三峡中心信息网
一雁南来拍案奇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湖南日报记者 徐亚平

    乌梁素海的嘱托

    2018年12月25日,湖南环保志愿者周自然在微信群里收到内蒙古乌梁素海保护站站长马海明留言,一份来自乌梁素海的牵挂:“今年10月中旬,我们有两只灰戴了定位器,现在飞到岳阳那边了。”

    以前,内蒙古乌梁素海没有灰繁殖的记录。

    2016年,乌梁素海保护站救助了8只灰雁,2017年开始,在乌梁素海繁殖了17只幼仔,同年11月南迁;2018年又回到乌梁素海保护站,现已有67只。灰雁已把乌梁素海保护站当家,每年开春就会回来。平时早上吃饱后进入乌梁素海,下午回来吃东西。

    它们在什么地方过冬呢?好奇的马海明给其中两只灰雁装了卫星定位器。

    周自然这几年利用业余时间跟踪鸿雁、白额雁、小白额雁、豆雁的迁徙路线,而且3次发起4条路线上的跟踪守护活动,唯独没有跟踪过灰雁。而这批灰雁竟然来自他和记者共同的老朋友——马海明之手。

    从马海明发来的放飞视频和图片看,这两只灰雁佩戴的是湖南“环球信士”研发颈环式鸟类卫星跟踪器。这家湖南本土的高科技公司也是“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的最有力的推手。在征得乌梁素海方面的授权后,“环球信士”周明辉博士帮助周自然直接用手机打开了灰雁的卫星跟踪数据,这样,灰雁从2018年10月至12月的飞行路线,毫无保留地显现在周自然的手机终端。

    周自然为这两只灰雁取好了名字:“灰姑”和“乌娘”。连起来,即“乌梁素海出生的灰雁姑娘”。

    乌娘在渭河宝鸡段过冬,灰姑则南迁至洞庭湖。但是不知道是何原因,它只是惊鸿一瞥,随即飞往天门市张家湖。所以,67只灰雁至少分成了两群。究竟天门市张家湖这群灰雁有多少,这个地方适合灰雁过冬吗?“灰姑”还会飞回洞庭湖吗?

    鸟道追踪湘蒙间

    乌梁素海和洞庭湖,路隔两千公里,是什么渊源把马海明和周自然、记者捆在了一起呢?这还要从2013年说起。

    2013年1月13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发起了一次对洞庭候鸟的巡护行动,发现东洞庭湖西北新沟闸水域,发生人为投毒猎杀冬季候鸟的恶性事件,当场打捞死天鹅15只、雁鸭类31只,当场救活垂死小天鹅2只。洞庭湖的核心区,是保护区工作人员不易到达的区域,却是犯罪分子猖獗之地。看到这么多从万里之遥南迁的生命屈死在洞庭湖,在场很多志愿者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通过江豚保护协会和媒体的报道,这件事在全国引起了很大反响,直接推动了环洞庭湖岳阳、益阳、常德三市联合保护机制的形成,也使民众更加关注洞庭湖的候鸟和生态。

    当年3月24日,两只被救的小天鹅被戴上环志放飞。周自然给它们取了两个岳阳名字:大乔、小乔。从此,“大乔”“小乔”的行踪,就成了周自然和记者挥之不去的一份牵挂。但是“大乔”“小乔”佩戴的只是一个供观察者识别的颈环,没有定位功能,放飞后志愿者就再也没有观察到这两只可爱、可怜的天鹅。

    2015年,志愿者终于得到一个好消息:由环球信士研发的鸟类卫星跟踪器成功跟踪两只小天鹅到了北极!这两只小天鹅是在湖南卫视热播节目“我们的动物朋友”中由李宇春和杜海涛放飞的。周自然把它们取名“春春”和“涛涛”。同时他宣布,2016年,他将沿小天鹅“春春”和“涛涛”迁徙路线的国内部分,从洞庭湖到乌梁素海跟踪他们迁徙。为了表示对小天鹅“大乔”“小乔”的思念,大伙把这次活动叫做“跟着大雁去迁徙之二乔归去来”。

    2016年3月20日,岳阳等地的环保志愿者跟着小天鹅“春春”和“涛涛”一路北上,来到钟祥汉水、三门峡黄河湿地、临汾湿地,最后在包头黄河湿地追上了与志愿者同时出发但比大家提前到达的“春春”和“涛涛”。

    这是一次美妙的跟踪之旅,此前志愿者只是想象大雁的迁徙,这次是真正的人鸟同行。迁徙的艰辛与壮丽,鸟类栖息地的改变与破坏,都在跟踪过程中一览无余。10天时间里,《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跟踪报道这些观察与思考。

    活动在乌梁素海结束。在这里,护鸟队得到乌梁素海保护站站长马海明的全程陪同,感受到国内最大的疣鼻天鹅繁殖地的魅力和窘境。站在湿地边,两只疣鼻天鹅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像是欢迎我们到来,记者惊呆了,直到它们在距记者不到10米的距离优雅地转弯飞走。所有志愿者的镜头都把疣鼻天鹅定格在乌梁素海。

    “跟着大雁去迁徙”全程跟踪守护活动圆满收官。但活动发起人周自然的心愿并未完全了结,他还想着那“最后一公里”的安全性,决定沿小天鹅“春春”去年飞行的路线到边境线去看一看。马海明主动驾车带周自然和记者踏上了前往甘其毛都口岸的旅程。在边防部队的协助下,大家在界碑前打出了“送雁北迁”“大乔小乔归去来”的横幅。三人在心里念叨着:“大乔”“小乔”,还有“春春”“涛涛”,你们也是洞庭湖的儿女,我们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祝愿你们一路平安!

    “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归途上,我们不约而同地唱起蒙古族歌曲《鸿雁》。

    情深义重张家湖

    马海明的信使“灰姑”来了,咱志愿者能不兴奋吗?

    周自然求助湖北观鸟会鸟友李振文,李振文随即联系了京山鸟友周强。周强回信:会有3位鸟友前往张家湖看望“灰姑”。

上一篇:印象南湖 隐于闹市的“中国风”民宿 下一篇:为孩子打开科学殿堂的大门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