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践行时代公益的道路上,资本市场从未缺席。截至目前,A股已有逾千家上市公司积极投身扶贫事业。无论是泥泞崎岖的小路,还是荒漠偏远的山沟,上市公司发挥着各自的业务优势,将产业扶贫、教育扶贫、电商扶贫、科技扶贫、就业扶贫等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书写了精准扶贫的美丽答卷。

央企肩负脱贫攻坚重任

央企是脱贫攻坚战中任务最重的“集团军”——他们承担着246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定点帮扶任务,约占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41%,并承担了11000多个地方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安排的各类结对帮扶任务。

10月16日,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任洪斌介绍,自2016年打响全面脱贫攻坚战以来,中央企业累计投入帮扶资金超过980亿元,其中在定点扶贫县投入无偿扶贫资金超过130亿元。在产业赋能上,2016年以来中央企业援建产业扶贫项目超过8000个,扶持乡村龙头企业和农村合作社超过3300个,累计引进扶贫企业900多家,带动投资147亿元,充分发挥了在行业上下游的影响力和带动力。

上市公司一直是央企扶贫的先锋部队。上市公司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招商蛇口今年上半年共计捐赠扶贫资金7000万元;中国中铁上半年已完成投入帮扶资金6390万元,引进帮扶资金2623万元;中国铁建上半年投入帮扶资金4917.6万元,物资折款333.3万元;中国化学上半年累计直接投入帮扶资金约1130万元,用于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及教育培训等。

在重金投入的同时,央企上市公司还不断扩充基建扶贫。中国铁建发挥主业优势,大力推进空心村治理、异地搬迁、道路交通、广场绿化等基础设施建设;国网英大旗下的武汉南瑞承建了电网扶贫项目——三板桥110kV输变电新建工程;甘肃电投旗下的九甸峡公司于2020年6月份完成了卓尼县藏巴哇镇安藏沟易地扶贫搬迁工程项目的全部工程任务,并通过验收。

此外,国资委还引导全部中央企业出资设立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募资规模达到314.05亿元。基金按照市场化运作,密集投资带贫益贫效果好的产业项目,累计完成110个项目投资决策,投资金额280多亿元,吸引和撬动了大量社会资本,带动52万贫困地区人口就业。多家中央企业也设立了不同规模的产业扶贫基金,一些有金融业务的中央企业运用保险、期货等工具,打造投融资平台,为扶贫赋能。

产业扶贫各有妙招

沪深交易所数据显示,2019年,沪市约有690家公司、深市约有558家公司披露了精准扶贫工作信息,涉及产业、就业、教育脱贫等多种形式,涌现出不少典型案例。

中国太保扶贫项目覆盖全国建档立卡贫困户约513.3万人,为贫困地区提供了总保额2.32万亿元的风险保障;江苏银行提供扶贫贷款额超240亿元,帮助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超9000人;华能水电全年投入扶贫援助资金5.16亿元,助沧源、耿马、双江3个贫困县提前一年脱贫,澜沧县贫困发生率由46.68%下降至1.61%,西藏当佐村、富源县白岩村脱贫出列;福耀玻璃及其董事长累计捐赠约120亿元,涉及救灾、扶贫、助困、教育、文化等方面,向新疆、福建、湖北、宁夏等多地捐助资金支持扶贫项目。

产业扶贫方面,上市公司“百花齐放”。

东阿阿胶的“养驴扶贫”独具特色,坚持“把毛驴当药材来养”,形成了“东阿阿胶+政府+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的产业合作模式。与之类似,多家制药企业将原料需求与产业扶贫有机结合,打造新的扶贫样本。片仔癀2020年继续推行“公司+基地+养殖户+科研”的产业化发展模式,推动扶贫农户开展林麝养殖和寄养,使林麝人工养殖形成当地特色产业,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羚锐制药则采取“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模式,指导农户对中药材进行科学种植、管理,并协议回收药材,帮助农民实现“家门口就业,家门口脱贫”。

农林牧渔类公司在产业扶贫上同样优势显著。今年上半年,大北农、雪榕生物、海大集团等公司积极对接贫困地区农业相关产业。此外,以贵州茅台为代表的白酒企业,也在积极发挥产业优势,帮扶贫困地区。其中,贵州茅台上半年扩大道真县有机高粱种植面积和增加收储计划;山西汾酒目前的高粱种植产业扶贫项目共申报种植10万亩,带动种植户约9000多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