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量化与被动投资或将超过主动投资!

量化投资可以说是过去20年全球最新兴、最主流的话题。在美国,量化与被动投资无论是在规模还是交易占比上均已超过主动投资。在中国,自2010年股指期货上市以来,量化投资逐渐兴起。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升级,量化交易以其高效、覆盖广泛、稳定的收益预期等特性,成为近年来中国金融市场的新宠。

10月16日,由上海对冲基金园区主办、上海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协办的第七届中国北外滩资产管理峰会在上海举办。

其中,“理财新风口——量化投资”分论坛聚焦近年来的金融市场量化投资风口,从学术与实践交融、绝对收益的量化投资趋势以及量化交易金融科技等方面引起业内共鸣和积极反响。

当主动管理基金也开始拥抱量化

“前两年经常有一些新闻报道说一些机构或是业内大佬开始做量化。今年这些都已经不是新闻,你会发现,许多原来是择股的私募基金与公募基金,开始大批组建量化团队,开始招聘量化实习生与研究员。为什么大家逐渐开始往量化的方向发展?这背后是有原因的。”

在16日举办的中国北外滩资产管理峰会“理财新风口——量化投资”分论坛上,上海北外滩绝对收益投资学会副会长、上海申毅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申毅谈到。

“在过去的10多年间,美国的主动管理资产规模占比从60%左右下降到30%以下,中国现在量化投资的规模占比仍然在20%以下,但我相信十年后,中国的量化和被动投资一定会超过主动投资。”申毅说道。

申毅认为,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数量的急剧增长是量化投资崛起的背景之一。通常主动投资需要投资者阅读财报、上门调研、选股并进行择时。“目前A股市场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超过4000家,一般的机构持仓都非常集中,能够覆盖300个股票就已经很好了。特别是私募行业里,即使规模较大的主动管理私募,一般持票不会超过50个,二三十个非常普遍。因此,主动管理往往产品持仓集中度高、规模边界小,覆盖面也不够广,这就要求投资经理的判断不能出错。”

同时,中国市场的逻辑也时常发生变化,从2011至2014年上半年小盘股大幅跑赢大盘股,2015年成长、小盘大幅领先,2016至2018年及2019年又发生了数次大盘、小盘风格切换、价值成长的转化。而主动投资经理往往拥有在投资交易中的固有思维和历史经验导致的偏见,只有通过统计数据的逻辑才能跟上变化。

申毅认为,主动走向量化是必然的趋势,量化的目标就是为了获取稳定收益,获取绝对的收益。他表示,A股市场的特性适合量化投资:一是高波动,可获取高波动贝塔;二是个股发散,较容易获取高alpha;三是散户多,非有效市场,流动性高。

申毅以巴菲特为例阐述了主动量化的有效性。2018年金融分析师协会(CFA Institute)的年度论文奖获奖作《巴菲特的Alpha(Buffetts Alpha)》利用历史的数据,分解了巴菲特的alpha来源。

据该文分析,巴菲特投资的Alpha贡献因子包括:安全(低贝塔、低波动)、便宜(价格低估股票)、高质量(盈利能力、稳定性、成长性)。这些因子结合巧妙的杠杆使用,造就了这位享誉世界的“股神”。

申毅表示,投资大师巴菲特虽是主观价值投资,但其核心理念却拥有量化的特性。同时,巴菲特的成功证明了:学术论文中选股因子带来的高收益,并非是纸上谈兵,是可操作和可实现的。

策略配置代替资产配置

申毅在演讲中还提到了量化投资所带来的一种新配置方式——即以策略配置代替资产配置。

现在提到获取绝对收益,大家想到的还是资产配置,把鸡蛋放在不同篮子里。而策略配置模式下,由标的配置转为策略配置,比如通过投资成熟衍生品策略代替直接投资衍生品。

据悉,现在海外已有著名机构在使用策略配置,策略配置获取的收益非常稳定,通过配置不同策略,可以达到更为完善的风控目标;并且策略有较为明确的收益指标及风险指标,配置策略更易掌控组合的业绩表现;机构还能随时根据市场情况随时调整配置策略配比。

如果说2010年4月沪深300股指期货上市,随之而起的量化投资大潮是中国量化的1.0时代。那么2016年以来,随着中高频策略逐步代替中低频成为量化投资主流,中国量化投资市场已经进入了2.0时代。

申毅表示,中国量化2.0时代中,随着高频策略达到瓶颈,量化主流策略也面临挑战:包括高频量价竞争激烈,去散户化进程推进下市场换手率的逐步降低,衍生品发展下市场波动率的降低,模型迭代速度加快,“军备竞赛”格局加剧等等。

量化投资成理财新风口

在机构财富管理转型的浪潮中,量化投资也是未来不可阻挡的趋势之一。在16日的“理财新风口——量化投资”分论坛上,上海证券基金评价中心总经理刘亦千从基金评价机构的角度,谈及量化基金在财富管理中所扮演的角色。

“量化投资作为目前市场中最主流的投资方式之一,解决了主观投资无法解决的问题。”刘亦千说道。

首先,量化投资具有纪律性与稳定性,能够刨除主观投资的感性和随性;第二,量化投资可以处理海量数据,其投资广度较主观投资更优;第三,量化投资从多维度评估投资标的,可同时叠加成千上万个评判标准;第四,量化投资能够节约人力成本,制定复制型策略,从而解决单一基金经理可管理规模上限的限制,更强调团队的合作。

不过,量化投资也存在一定的局限:

一是量化投资仅能根据历史数据以及规律进行未来走势的预测,在新事件发生后可能面临失效的风险,需要投资经理进行及时的人为调整;

二是过度的拟合、抽样误差等统计偏差可能导致噪音被错误得当成预测信号,导致实盘后发生回撤;

三是随着模型变得越来越复杂,策略的可解释度、投资逻辑的可理解度逐渐下滑,虽然短期可能产生高额的收益,但较难保证长期在市场中获利,也可能隐含更大的风险暴露;

四是由于量化策略使用的数据源和统计模型容易趋同,会影响策略的收益,且当市场突然转向时,可能会导致互相踩踏、集体翻船等现象;

五是量化策略高度依赖于市场的流动性,衍生品的发展以及杠杆的使用。

刘亦千认为,量化私募基金在财富管理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以绝对收益为目标”、“拥有更多元化的收益来源”、“能够改善组合的收益风险特征”、“可根据客户的需求定制产品”的特征,能够为客户带来长期、可持续的回报,同时借助量化的灵活性,符合财富管理的千人千面要求。

参与论坛的嘉宾认为市场上最具代表性的三种投资策略,包括市场中性策略、CTA策略、套利策略,在当下的财富管理中起了重要作用。

刘亦千在会上表示,中国量化私募基金未来可能有四大发展方向:

一是投资群机构化,一方面机构对私募量化对冲基金的接受度更高,另一方面量化对冲基金低风险、长期稳定的回报符合机构投资者对资金属性的需求。

二是私募量化的信息披露透明度提升,足够的数据量使得投资者可以进行分析,辨别“真伪”。

三是量化策略更加多元化,更丰富的衍生品市场将催生一批新的私募策略,而部分策略的“拥挤”将迫使部分私募转向更加多元化的收益及风险来源。

四是未来将更注重风险管理,更关注杠杆、流动性等私募特有的策略风险,以及运营风险等。